like us~

Remember click "like" and add us as Fans in facebook, thanks for support!

Tuesday, October 12, 2010

简单与复杂

某学院法律系副教授费成对当代法律研究颇有建树,因而常被邀请到各地讲学。当地一家报纸开辟一个有关法律常识的专栏,读者提出问题,由费教授解答。

  此专栏一开,深受读者欢迎,报纸发行量也日渐上升。专栏办得如火如荼,有提出婚姻问题的,也有提出财产问题的,更有提出贪污受贿问题的,无所不有。不管读者提出哪类问题,也不管提得多么尖锐深刻,费成教授都回答得无懈可击,尽善尽美。

  因而,费成教授在当地便有第一秀才之美称。
  然而,再聪明的人,也有犯难之时。最近,费成教授自己就犯难了自己。

  原因是这样的,自从费成教授出了名腰包胀了后,涂脂抹粉的女子便追上门来了。起初,费成教授还是个正人君子,他知道自己已有家室,绝不能染指。但渐渐的,他始终抵挡不住一个叫玲玲的姑娘的诱惑,终于与其同床共枕。

  玲玲年方二十,生得水灵秀气,尤其是那眼睛,很迷人,那声音,娇里娇气,很招魂。费成教授便是糊里糊涂被她招了魂的。

  起初,费成教授只是逢场作戏,但后来,竟将她藏起来,成了“二奶”。费成觉得,玲玲很有女人味,这品味是他老婆无可比拟的。因而,他隔天就要来品味。

  正所谓没有不透风的墙,蚁行多了便有路。费成教授包二奶的事被人揭发了。
  费成教授老婆闹得好凶,闹得满城风雨。闹得费成教授晕头转向,不知如何是好。
  如何摆平此事,费成左思右想,也想不出好对策,只好私下找了在纪委工作的好友老曾,请他出谋献策。

  老曾听后,感到事情也非常棘手,的确不好处理。不承认吧,这已是事实,继续下去后果不堪设想。承认吧,会受到处分。再说,现在组织尚未收到揭发信,费妻手中也无凭无据,承认了,也确有点……老曾最后皱眉说,此事你还是去找老吴吧,他有经验。

  老吴是公安局的一个科长,是费成教授的老同学老知己。费成教授流着涕对老吴说:老兄,这回你可真的要救救我了!老吴沉思片刻,也感到无能为力,觉得此事非同小可,也很难找到一个两全其美的解决方法。最后只好介绍费成教授去找董卓,说董卓处理过类似的事情,也顺顺当当。

  费成教授也和董卓有过交情,更深知姓董的身世。董卓以前是一名中学教师,因耐不住清贫下海开了公司,带有黑性质的那种。黑也罢白也罢,到了这田地,费成教授只好硬着头皮去找董卓了。

  岂料董卓一听,竟哈哈大笑地说,此事好办,小菜一碟。你给她十万八万打发她回四川不就行了?

  “倘若她不回呢?”
  “不回我叫帮兄弟绑她回去!”
  “行吗?”
  “好人靠吓,恶人靠打,谁不怕死?”董卓说,“这样的事用这样的方法我已处理不少,没有一个不成功的。”
  费成教授将信将疑,便对玲玲说:“我给你十万元,你回四川吧?”
  岂料玲玲却说:“我跟你好不是看上你的钱。给我一百万,我也不回去!”

  费成教授真的头疼了。他真不知该怎么解决这事。他漫无目的地在街上徘徊。不知不觉,他来到了“灵光寺。”

  “先生,看你愁眉苦脸的,”有位占卜的问他,“要不要求支签?”
  “不是我有事,是我一位朋友遇了难。”费成教授便将自己的事移到朋友上去了,“你说该怎么处理?”

  “这事嘛,确实不好处理……”占卜的眼睛一亮,说,“也很好处理。你去找费成教授吧,就是某学院的那位。他在报上开了个法律常识专栏,无事不能解。像你朋友这样的事对他来说,小菜一碟。”

  对啊!真是石破天惊!自己的事为什么不找自己呢?自己为别人解决了千万种难题,就不能为自己解决吗?

  费成教授想了一夜后,终于给组织,给妻子,给玲玲各写一份检讨书,检讨书写得深刻透彻,肺腑感人。

  鉴于费成教授能主动坦白交待问题,组织从轻处理了他,妻子也跟他和好如初,玲玲自觉没趣也回四川了。

  一件看似非常复杂的事,就这么简单地解决了。费教授不愧为教授。

1 comment: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